《 只有亚修斯不在的世界 》明新

要小心哦

“亚修斯,你收拾东西干嘛?”刚回来的拜尔德一进门看见的就是和行李箱做着搏斗的人。

“这个啊,准备去一趟海边来着。”将手里的衣服卷吧卷吧的放入行礼箱,亚修斯心不在焉。

“海边?”拜尔德疑心更重了,他实在想不出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去海边。

“兹老师不是要去海边进行实战训练吗,我跟着去凑热闹。”亚修斯趁着行李箱不注意狠狠的合上,飞快的扣紧,生怕里面的东西挤出来。

“这样啊。”拜尔德有些感动,看向亚修斯的眼神多了几分慈祥,“你终于想通了。”

亚修斯只能干笑:“想通什么?”

“我明白的。”垫脚拍了拍亚修斯的肩膀,拜尔德语重心长:“比起期末被凄惨的退学,现在转投弑龙者阁下的怀抱并不丢人。”

亚修斯:“……”他不是,他没有。

拜尔德自顾自的感动,“这样挺好的,弑龙者阁下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亚修斯笑了笑没有反驳,只是转手掏出了一颗糖,“送你。”

彩色的糖纸包裹着不知颜色的糖果,小小的一颗,躺在修长的手指里面异常好看。

“谢谢。”虽然不知道亚修斯为什么突然要给他糖吃,不过拜尔德还是伸手接过,准备拆开。

“等等。”亚修斯按住了他的手,勾起唇角,制止了他的动作,“不是现在吃的,这可是一颗会带来好运的糖果,现在吃下去就没有了。”

拜尔德噗嗤一声笑出声:“你当我是小孩子吗。”这么抱怨着,他一边慎重的将这颗彩色的糖果放入口袋。

亚修斯见状伸了个懒腰,一段白皙劲瘦的腰身都露了出来,身体柔软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我会想念拜尔德的。”

拜尔德吐槽:“只是出去一段时间而已,又不是不回来,干嘛说的这么伤感。”他伸手试探的打开亚修斯的行李箱,随后……一大堆爆出来的东西差点吓到他心脏停止。

亚修斯苦恼的蹲下来:“啊……我好不容易全部塞进去的。”

“你给里面都放了些什么东西!”眼尖的拜尔德甚至看到了一瓶番茄酱……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零食,角落里还躺着一堆个人用品。

“这个叠好在放进去。”将几件可怜巴巴的衣服救出,不由分说的塞到亚修斯怀里,拜尔德略气;“按照你这么个塞法,到了都穿不了了。”

捧着衣服的亚修斯眨着湛蓝的眸子:“哪有那么严重,拜尔德你太小心啦!”

拜尔德抬起眼,充满压迫性的目光让亚修斯瞬间乖巧如鸡,缩着脖子,弱气的答道:“是,我马上收拾好……”

简单的衣物被来回的翻折,亚修斯折的认真,忘乎所以的试图对准每一个边边角角。

拜尔德则是整理着行李箱中的杂物,并取来小袋子将其分好类,摆放的整整齐齐,像极了儿子即将出门劳心劳力的老母亲。

心里不失落是不可能的,只是更多是为好朋友的机遇而感到开心。

本来几乎被填爆的箱子规划后还留下了空隙,他刚抬头,就是一本正经的将衣服叠的歪歪扭扭的亚修斯。

拜尔德:“……”还好弑龙者阁下看上他了,不然以后怎么办?

这叠歪歪扭扭的衣服最终还是被回炉重造了一遍,最后被整齐的塞入了行李箱内。

“拜尔德,你真好。”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的夸奖了。

“晚饭想吃什么。”听惯了的拜尔德完全察觉不到什么不对,系好围裙,望向身边似乎在飘散着小花的某人。

“黑椒牛柳盖饭~”

拉开冰箱的门,拜尔德沉吟一秒,决定今晚小小的奢侈一把。

偶尔满足一下这个家伙也不错。

……

第二天清晨,亚修斯提着行李箱早早的出了门,也不知是否有意还是无意,他避开了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室友。

阳光正好,他停下了脚步,留恋似的看了一眼这栋低矮的大楼,最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了。

也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一大早,兹班里的学生就集合在了一起,个个洋溢着兴奋的色彩,站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喧闹着。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也是一场充满了惊险与刺激的冒险。

本来只有高年级的才有这种外出的机会的……感谢老师!

迎着阳光走来的身影有些模糊,可不少人依旧第一眼认出了来人的身份,不少人神经反射的身体开始疼痛。

亚修斯自来熟的打着招呼,一口大白牙白的明晃晃:“呦~早上好~”

“你怎么在这!”以利亚率先跳了出来,一脸不可置信外加不欢迎。

“还用问吗。”亚修斯拉长了语调,“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去海边玩呀。”

“混蛋,我们才不是去玩。”以利亚跳脚反驳,那是训练,是战斗,才不是玩。

“知道了,你们是去训练的,玩的人只有我一个不行吗。”亚修斯无奈脸,现在的孩子啊,真不经逗。

以利亚瞪着眼试图用眼神杀死敌人。

“大家聊的很开心呀。”难得的扎了一个高马尾的兹从远走来,温柔的和自家学生打着招呼,当然不会忘记亚修斯,语气略带调笑:“我还以为你会迟到?”

“这点信心还是要对我有的啊。”亚修斯笑的春光灿烂,“老师你反倒是最后一个到的。”

“我没想到大家会这么热情啊。”兹有些不好意思,他其实已经提前一点出门了,没想到反倒是最后一个到的。

“是我让大家先过来集合的,不关老师的事。”以利亚忍不住辩解。

老师那么好,老师怎么可能有错。

兹更不好意思了,浅绿的眸子弯成弧线:“谢谢大家了,老师下次一定到的早一点。”

他眼睛扫过人群,连带某只捎带的,确认好人数,朗声到:“都准备好了吗?”

汇聚在一起的声音振奋十足:“好了!”

兹同样升高了音调:“出发!”

悬磁浮的中型客车已经等候多时,带着墨镜的司机有些无聊,从口袋掏了掏,一根电子烟在手中挽了个花,叼在了嘴里吞云吐雾。

白色制服的一角从车尾划过,礼貌的敲响了车门。

司机朝后看了一眼,按下前方的按钮,车门应声而开,疑惑道:“你是执法会的人,有事?”

穿着白色制服的人踏入了车中,卓然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A-1班的司机?”

“是啊。”司机熄灭了电子烟,有些纳闷:“有事吗?”

卓然轻轻的摇头:“没事,只不过……对不起了。”

司机:“???”后颈传来的巨痛让他眼前一黑,双眼一番之前他似乎意识到着为啥会听到对不起。

“抱歉。”卓然充满歉意的低下头,一边毫不含糊的拖着司机的身体下车……

在无人知晓的时间,路边窸窸窣窣的观赏灌木丛里,司机已经换了一个人。

伴随着欢快的交谈,学生们陆续登车,充满了对旅途的希冀。

等所有人就位后,这辆悬磁浮客车平稳的升空,朝着温暖的湿润海边飞去。

亚修斯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兹跟着坐在了一边。

花花绿绿的包装自手中撕开,充盈其中的气体自然消散,兹取出其中一片的薯片,欢快的啃了起来。

“要吃吗?”他发出了邀请。

薯片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散,亚修斯语重心长:“老师,你好歹是有名的弑龙者阁下,垃圾食品少吃为好。”

兹不为所动,温柔的又重复了一遍:“要吃吗?”

亚修斯:“……要。”

刚拆开的薯片转眼间就换了主人,浓浓的番茄味在口中回荡,有些让人上瘾。

“大家有谁要吃吗,老师带了好多。”提着一大袋零食的兹充满了诱惑性的开口。

结果,自然是他被一大群学生包围了个彻底。

“老师,我要。”

“我要吃那个小熊软糖,喂,你别抢啊。”

“呜……这是老师给的,我要带回去当传家宝。”

兹:“……会过期的,要对食物充满敬意才行。”

“是,老师。”刚才说着要当传家宝的某一位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应道,“老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浪费粮食了。”

兹:“……”算了,你们开心就好。

学生们过分热情的下场便是最后充盈的零食大袋子里面只剩了一棵孤零零的棒棒糖。

兹拿起仅剩的那颗覆盆子味的棒棒糖,上前几步:“司机师傅,不好意思,只剩下这个了。”

被叫到的司机师傅下意识的压低了帽檐,宽大的墨镜遮挡了他大半个脸庞,低低的应了一声:“谢谢。”

兹微愣,浅绿的瞳孔凌厉的眯起,对准那双被白手套包裹的双手。

糖纸被慌忙拨开,甜味的糖果在口腔中弥漫。

兹突然笑了笑,放下了戒备:“要小心开车哦,车上坐了不少人呢。”

卓然心中叹了口气,尽管做了一些伪装,但还是被认出来了,这是预料中的结果,可来的却是太早了一些。

兹没有在搭话,有些好笑的回到自己座位,顺势捏了一块薯片放进嘴里。

“笑什么。”亚修斯别了一眼笑的灿烂的某人。

“唔,稍微发生了一些预料之外的事。”

“什么事?”

“秘密哈~”

亚修斯无语,为什么他感觉兹笑的一脸不怀好意,还有为什么他的背突然有点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