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 》烟波江南

015 邵理的出现

第十五章

乔怡刚想再说两句,就感觉到有人靠近了,两人同时握着手中的剑,哪怕没有灵力,他们的剑法也是不错,而且没有灵力的话是所有人都没有,真打起来他们也是不怕的。

来人在离山洞还有三尺的时候就停下来,微微提高声音说道:“在下空星宗邵理,不知可否借贵地暂避一下暴雪。”

乔怡看向了宋农,虽然她是宋农的师姐,可是两人之间都是宋农拿主意的。

空星宗虽然避世很少出现在人前,可是两派掌门之间是有交情的,空星宗的名声又一向很好。

宋农看向初晓说道:“这个门派的弟子人品不错,真有事情我们也会保护你,让他进来避下雪可以吗?”

初晓看着宋农,又想到了鹤清宗,修真者,修的不仅是修为还有心:“你们做决定就好了。”

因为是男子,宋农主动出去迎接,倒是乔怡换了位置坐在初晓的身边小声叮嘱道:“不要说有食物的事情,知道吗?”

初晓点了点头,笑得很甜。

没多久宋农就带着一个容貌普通的青年进来了,他进来后说道:“谢谢三位。”

山洞中有两条褥子,初晓和乔怡坐在一起,又一起盖着被子,宋农把另一套铺到略远一些的位置。

邵理站在山洞门口整理了一下衣物,把身上的雪花拍去。

宋农邀请邵理坐在一起,在这样的情况下也顾不得旁的,他把大半的被子分给了邵理,因为在外面已经互相看过了彼此门派的标志,所以宋农取了两个包子给他说道:“先垫垫。”

邵理道谢后接过吃了下去。

等邵理吃完,脸上才多了丝血色。

宋农问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邵理神色很淡,说道:“不太好,已有人冻死。”

山洞中其他人脸色都不太好,宋农和乔怡都担心同门,他们一共进来了七人,也不知道剩下五人现在是什么情况,可是此时除了担心也没有别的办法。

初晓感叹道:“原来成了仙人后,也会冻死。”

乔怡沉默了下说道:“说到底修真者并不是真的仙人,不过是比凡人实力强一些而已。”

初晓带着几分天真和疑惑:“可是我在村子里的时候,根本吃不到这些很好吃的东西,听隔壁的奶奶说,闹灾的时候,更是会死很多人,有饿死病死……可是修真后,我再也不用为吃不饱发愁了。”

乔怡解释道:“只是一部分,更多的修真者依旧要为修炼的资源去努力,就像是凡人为了填饱肚子努力一样,而且为了赚取修炼的灵石,他们也要冒险去做很多事情,一不小心就没有了命,就像是包子里面的肉,也是需要人去猎杀的,那些修为低有没有门派资源的,有时候是需要搏命的。”

初晓有些震惊看着乔怡。

乔怡虽然是天一阁的,却也知道普通修真者的生活情况:“所以都是一样的,我不知道旁的修真者是怎么想的,可是在天一阁中,长辈的教导是有能力的情况下可以帮人一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以为修为高就能为所欲为的,注定没有好下场。”

山洞里变得安静了许多,初晓的神色有些纠结就好像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一样,最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乔姐能多与我说一些修真界的事情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初晓的错觉,在她开口叫乔姐的时候,总觉得邵理好像看了她一眼,可是等她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邵理正在闭目养神,好似对他们之间的谈话并不感兴趣,其实这也是正常,除了伪装的初晓以外,其他人都是正儿八经的修真者,对这些事情很是了解。

乔怡闻言说道:“好。”

就仔细把修真界的一些众人皆知的事情告诉了初晓,她发现初晓丝毫不动,而且有些想法很是奇怪,这让她心中对那位郭真人更加怀疑了。

郭真人想做什么?为什么教人修真,却不告诉她这些常识呢?

乔怡说完,试探地问道:“予灵能说说你的事情吗?”

初晓没有丝毫犹豫说道:“可以啊,我原来就是丰城外不远处的村子,家里人带我去丰城寻亲,没寻到却都**,我就被村子里的人收留住在村中,后来村子忽然来了一群修真者,好像是鹤清宗的,他们在搜查什么,没找到就走了,又过了没多久,先生就带着大先生和二先生来了,说我有灵根,就把我带走教我修真,可惜我太过愚笨,不知道怎么经常头疼,吃了很多珍贵的丹药,也没有修炼出什么来。”

其实初晓会说这些,也是在暗中提醒天一阁的人小心佘,哪怕没有她的事情,天一阁和族里也是有旧怨的,佘说不定会暗中下手报复。

乔怡和宋农都皱着眉头,看着初晓一派天真的模样,都不知道要怎么提醒好了,初晓的话其实很平淡就是把事情叙述了一遍,可是他们也不是刚入修真界,这其中总归有很多蹊跷的地方。

初晓接着说道:“本来我们住在别的地方,先生又带我们来了云州,就出了秘境的事情,先生就带我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和大先生进来了。”

关于灵根脱变的事情,初晓是没有说的,因为这件事佘特意交代过不让提,而且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很重要,如果初晓说了反而让人怀疑。

乔怡说道:“因为这秘境只能金丹之下,骨龄在百年之内的人进入。”

犹豫了一下乔怡接着说道:“怕是秘境原来的主人想要寻找传人,这才订了规矩。”

初晓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多亏先生让人准备了很多东西给我。”

那位郭真人的很多事情都前后矛盾,乔怡深吸了口气:“予灵,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吧?”

初晓很自然的点头。

不知何时邵理也睁开眼睛看了过来。

乔怡按住初晓的脉搏,检查了一遍她的身体,不过乔怡是火、金双灵根,并没有察觉出初晓是魂魄出问题,更是没发现金丹的事情,问道:“你是哪里难受?”

初晓说道:“就是头疼,然后浑身疼。”

乔怡再次检查也没有发现,她对着宋农摇了摇头。

他们两人都不觉得初晓在撒谎,那只能说明郭真人不简单,或者说他所图不简单。

邵理微微垂眸,眼神闪了闪却没有开口,只是重新闭上了眼睛。

乔怡说道:“先休息会吧。”

初晓应了下来,她和乔怡都属于纤细的,两个人并排也能躺下。

这山洞里初晓虽然对乔怡和宋农的气息熟悉,却有个陌生人,她本来以为自己根本不会睡着,却发现过了没多久,就真的睡熟了。

初晓是被热醒的,在清醒那一刻,她心中一跳,她竟然没有丝毫防备,难不成是因为灵气被禁锢,也变成了普通人,这一天的疲惫让她身体撑不住才睡过去?

等初晓起来,就发现乔怡也刚刚清醒,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师弟怎么没叫我起来守夜?”

除了初晓外,他们三个本来说的是轮流守夜的,可是没有人叫醒乔怡,乔怡也没能起来。

宋农没有丝毫的疲惫说道:“才过了一个时辰。”

初晓也是愣住,一个时辰?外面已经大亮,而且夜里的大雪更像是他们的幻觉,此时天气晴朗。

邵理沉声说道:“其实从下雪到雪停,也不过两个时辰。春夏秋冬四季是两个时辰一变化的,但是让我们有一种每个季节都要过挺久的错觉。”

因为空星宗本就擅长这些,邵理的话倒是没有人怀疑,而是沉思了起来。

邵理看向宋农等人说道:“我先告辞了。”

“邵兄。”宋农叫住了邵理,他们现在灵力都恢复了,这才觉得浑身轻松了些,那种灵力被禁锢的感觉,他们虽然都没有抱怨,可着实难受,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沉重了起来:“邵兄可有事情要办?”

邵理说道:“我要去寻同门。”

宋农说道:“我们也要去寻同门,不如一起走?万一再遇到天黑那种情况,也能互相照顾。”

邵理犹豫了下说道:“好。”

乔怡让宋农弄了水来让初晓梳洗一下,让她先到一旁吃饭,而他们先把山洞的东西收拾了,说是收拾东西,不过是把那些被褥厚衣服放到储物戒,很快就能会办妥,主要是为了让初晓吃东西。

等初晓吃完,几个人就离开了山洞,在他们离开没多久,被宋农和乔怡破出来的山洞竟然恢复了,就好像从没有山洞出现过一样。

初晓转头看了眼,觉得这个秘境看似平静,却很是诡异,既然是选继承人,那么秘境主人的考验到底是什么?

怕被人发现,初晓很快就不再看,根本没有注意到邵理同样看向了他们身后,最后又看了初晓一眼。

路上他们没有特意去寻天材地宝,主要是想早点找到同门,就算如此也遇到了不少株年份正佳的灵草,在商量后都由乔怡摘下收藏起来,等到天黑了他们再重新分配。

在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初晓猛地抬头看了过去,同时邵理说道:“停下。”

乔怡和宋农停了下来,两人有些诧异地看向了邵理。

邵理问道:“林中有些不对。”

乔怡手按在了剑柄上,说道:“那我们……”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树林里发出一声惨叫,还有打斗的声音,他们会往这个方向走,正是因为收到了同门的传信符,两人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