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无名小生

慧通及时雨

“停!”

挥手示意,祁明诚四顾打探一番后,皱眉道:“有没有觉得水汽越来越重了?”

越来越潮湿的环境,让人倍加不安。

“不错,已经好久没遇到机关陷阱了,而且周围安静的过分!”擦擦额头上汗渍,宋浩扭头望了眼慕子修。

慕子修一直思索如何离开队伍呢,根本没留心周围环境变化。当然了,Omega本就体寒,虽然水汽潮湿了些,对他并无影响。

咚……咚……

就在众人犹豫继续前行还是折返时,大地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声音由远及近,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众人心脏上,所有人脸色纷纷一变。

屏气凝神,祁明诚与慧通对视一眼后,同时摸到队伍最前列,小心戒备的望着拐角处。

咚……咚……

沉重的脚步伴随浓郁的气息,来者距离众人仅剩一墙之隔!

祁明诚回头打了个手势,玄天剑宗众修士立刻以慕子修为中心,结成天罡玄波阵。

砰!!

轰隆!!

接连两声巨响,左侧石壁直接崩塌!

就在众人死死盯着拐角处,准备趁怪物冒头,给予致命一击时,怪物竟然破墙而出!

不走寻常路的怪物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所有人慌乱散开躲避飞石,天罡玄波阵即刻告吹。

“嘶……什么鬼东西?”

浓郁的腥臭味迎面扑来,眼前竟是一头人面虎身,长着一对儿尖锐獠牙,不断流哈喇子,身长超过三米的恐怖怪物!

怪物长着一张类人脸,面部呈紫红色,遍布沟壑宛如枯木。尤其是那双闪烁着红芒的三角眼,一看便不好惹。

“枯面魇虎!竟是枯面魇虎!”

枯面魇虎,上古凶兽梼杌后裔。人面,虎身,嗜血性.淫,喜食蛇;

见多识广的慧通一眼识破怪物身份,可他神色并未好转,反而暴喝道:“快!速速散开,能逃多远逃多远!”

此枯面魇虎虽未成年,但异兽的强悍,哪里能用等阶来限制?又哪里是他们这群低阶修士能抗衡的?

枯面魇虎喜食蛇,地下城上方是沙蛇地盘,枯面魇虎蛰伏下方也说的通。

只是,枯面魇虎十分惫懒,除非十分饥饿或者挑起了性.欲,否则十日里面九日瘫。如今它不仅出来活动,甚至还有目的的找上众人,慧通怎能不惊,怎能不疑?

警示声一出,慕子修毫不迟疑转身便逃!

他逃得快,其余人也不慢!

一行九人,眨眼便鸟兽群散,枯面魇虎面前只剩下祁明诚、慧通两人。

祁明诚身为玄天道宗领头人,理应留下为同门争取逃生机会。慧通选择留下,全凭心中大义。

这也是为何慕子修明明对佛门敬而远之,却依旧想与佛修合作的原因。尤其像慧通这般佛法高深‘大彻大悟’之人,随时都做好了舍生取义的准备。

“慧通法师,如今倒是你我死于同穴了。”苦中作乐,祁明诚笑容十分难看。

“阿弥陀佛!”

打一声佛号,慧通和尚取下手腕上紫木佛珠。

与此同时,他的身后竟生成一道金色的‘卐’字法相!

“法相?!慧通法师,你……”

祁明诚惊的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佛门‘卐’字法相,并非依托修为衍化,而是之于佛理的参透。据祁明诚所知,许多灵婴境的高阶佛修,也未能生成‘卐’字法相。

慧通才多大?

虽然身后‘卐’字法相十分淡薄,且摇摇欲坠,但却是真真实实的法相!

以筑基境生成‘卐’字法相,简直闻所未闻。慧通之于佛理参悟,竟高深到如此地步!

一道法相便把祁明诚惊到如此地步,可见慧通的悟性有多恐怖。若没有今日意外,假以时日位列大尊,甚至更进一步,成就万年来都无人达到的神尊,也并非不可能。

“如此说来,倒是我们拖累你了。”浓浓的挫败感犹然而生,祁明诚一脸颓然。

面对这样的慧通,莫说他祁明诚,换成他们玄天道宗当代第一天才云天阳,恐怕也要望而兴叹吧?

脑海中闪现出一道冷傲身影,若说唯一能与眼前慧通相较者,恐怕也只有那个冷心冷情,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北辰剑尊了……

慧通天赋出众不假,但与洛北辰相提并论,却是祁明诚一叶障目了。

这也怪不得祁明诚,毕竟他不过区区筑基境修士,哪里能参透高阶乃至顶阶修士间的鸿沟?

慧通或许真有机会成为第二个北辰剑尊,但前路漫漫,谁也不能保证一路顺遂。至少眼下这道坎跨不过,慧通也只能成为下一颗璀璨而短暂的流星。

“一切皆有天定。”

法相成,慧通脸上无悲无喜,“此异兽非你我能抗衡,如今能做的,也唯有阻拦一时片刻……祁施主,出手吧!”

言罢,慧通身后‘卐’字法相腾空而起,淡金色的光芒给残破不堪的甬道,抹上一层庄严气息。

生死存亡之际,祁明诚也拿出了看家法宝。

他的手中出现一面暗黑色令牌,默念咒语,令牌迎风暴涨!冲到枯面魇虎面前时,已经涨到数米高,宛如一面精铁巨墙!

“吼!!”

呲着獠牙,枯面魇虎愤怒吼叫的同时,不断后退。

令牌化作的墙盾它不怕,但漂浮在空中的‘卐’字法相,却让它十分厌恶。

忌惮归忌惮,身为天地异兽,不过筑基境的‘卐’字法相,并不能把枯面魇虎如何。眼前两只小跳蚤虽然蹦跶的欢,可只要它愿意,轻而易举便能除掉二人。

只不过,枯面魇虎出了名的惫懒,且极其‘挑食’,祁明诚与慧通明显挑不起食欲,它哪里愿意在两人身上浪费时间?

诱人味道越来越远,枯面魇虎狠狠瞪了慧通与祁明诚一眼后,竟再次撞破墙壁,直接把两人晾在一边!

“这……”

祁明诚傻眼了,“它,它在搞什么鬼?”

金光流转,慧通和尚收回法相。

“枯面魇虎生性惫懒,放在平时,哪怕我等从它面前经过,只要不招惹它,它都懒得理会……”

灵光一闪,慧通脸色突变,“不好!它的目标是慕施主!”

“子修?”

祁明诚一脸莫名,“为何是子修?法师……”

“来不及解释了,快随我来!”

言罢,慧通伸出两指从眉心划过,法眼再启,慧通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紧跟枯面魇虎消失方向追去……

终于脱离队伍,慕子修十分兴奋。

众人被枯面魇虎冲散的时,宁记使命的宋浩企图跟上慕子修,慕子修七转八弯便把他甩掉了。

趁着四下无人,慕子修一挥手,地上出现一只雪白狐狸。

“憋坏了吧?走,咱们报仇去!”

化作白狐的银狐号四下嗅了嗅,直接选中一个方向,带着慕子修狂奔而去。

急速奔驰一刻钟,银狐号突然停滞,并不停的朝着某个方向发出威胁嘶吼。

只听‘砰’的一声,前方石墙炸裂,枯面魇虎直接出现在慕子修必经之路上!

“靠!!”

慕子修并不知枯面魇虎早就盯上自己了,看到怪物突然杀出,直呼倒霉的同时,他想也不想扭头便逃!

“吼!!!”

惊天怒吼,震得整座地下城都抖了一抖。

刚转身准备逃跑的慕子修脑袋一蒙,脚下一个踉跄,直接瘫倒在地!

仅声音便震得筑基境初期的慕子修失去行动能力,可见枯面魇虎有多恐怖。

‘猎物’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枯面魇虎长着獠牙的大嘴不断淌着口水,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更涨了!

股股腥臭味儿扑面而来,熏得慕子修差点呕吐。

“他娘的……银狐号,灭了它!”

银狐号能量有限,慕子修本不想现在消耗,可眼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就在此时,枯面魇虎与慕子修中间一阵涟漪——一个小小的‘卐’字符,凭空闪现!

‘卐’字符由小变大,横亘于慕子修与枯面魇虎之间。

金光闪耀,枯面魇虎被照的怒吼连连,直往后退!

‘卐’字符的出现,给了慕子修喘息机会。

吃一记暗亏,睚眦必报的他怎能不怒?

恢复行动能力后,慕子修正准备操控银狐号,给予枯面魇虎致命一击时,羸弱的身体猛然一颤!

心跳加速、血气上涌……

热潮期,竟在这个关键时刻爆发了!!

Omega成年时的热潮期,发起情来十分恐怖。尤其是星种Omega,稍不注意,便会引发一场惊天浩荡!

必须赶紧离开!

离开这里,离开地下城,否则……

冷汗直流,酸软无力的慕子修只来得及吞服一瓶抑制剂,便急吼吼的叫道:“和尚,你救我一次,我记下了!”

“银狐号,快!快走!!”

白狐迎风而涨,把慕子修甩到背上的同时,飞速奔驰,眨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弥陀佛!”

脸色涨红,险些把持不住的慧通和尚,神色复杂的望着慕子修消失方向……

就在慕子修迎来人生最危险最恐怖的热潮期时,神秘面具男终于踏入了地下城。

男人步伐不急不缓,但每一步都跨出十几米。在他前方负责带路的,竟是那条受伤的沙蛇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