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一只三花猫[综] 》棠梨夜雨

第 17 章

“后退,保持安全距离!”

除了安德瓦之外的人全部都开始往后退,只是三花展示出的能力看上去可以自由的操纵产生的火焰,火焰能够攻击的距离有多广,他们并不知道。

那位巡警先生在后退的过程中还在劝导:“在获得英雄执照前,不可以在公共场所使用个性,更何况是攻击在职的英雄,会受到处分的!”

“那得先抓到我再说。”

现在就让他来实施揍一顿安德瓦的这个心愿。

三花如此想到。

然后被打成了狗。

除了最开始出其不意的挠伤了安德瓦之后,三花再也没有办法能够接近安德瓦。无论是对于火焰能力的掌控,还是体术的强弱,都是不可比拟的。三花最初的时候还可以凭借他的速度,躲过安德瓦袭来的火焰。不过很快安德瓦就没有再使用货样,而是直接与三花赤手空拳对打起来。在高速移动下,三花的体力续航能力并不强,很快就露出破绽,被安德瓦一拳击倒,撞在树上。

三花靠在树干上暂做休息。

安德瓦看着他问:“不是说要让我看看你的火焰吗?”

要是有用的话,他早就用出来了好么?!三花愤愤的想着,哪知道火焰对于安德瓦一点效果都没有呢?

就算控制着火焰攻击过去,也会被安德瓦的火焰给吸收或是阻拦。反倒是安德瓦使用着个性攻击,三花还不得不到处闪避,更要注意叶子有没有被烧到。

“现在……只是中场休息而已。”

一听就是三花在嘴硬。

其实心里已经在想该怎么逃跑的问题。趁着现在对方也没有马上要抓他的机会,休息一下回复体力。

巡警趁此时机开始做起了开导。

“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大家都冷静一下,有什么问题就说出来。”

听着巡警的话,三花被安德瓦打中的地方显得更加痛了起来。打完了再说不会伤害他,是不是有点过分?

一时间整个公园里就只有巡警的声音。

一阵风吹来,三花敏锐的嗅到了突然多出来的气味。正是之前他在场,又有小孩被吓哭的时候,发现的多出来的那个气味。

三花辨别了一下,发现风正好是从轰冬美他们站着的地方吹过来的。

因为过了这么久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巡警很大程度要么认为嫌疑人就是三花,要么就是那位嫌疑人今天不会再出现,再加上作为父亲的安德瓦也在场,被分配到看顾两位小孩的人居然一点都不留心小孩的安全,反倒是被三花和安德瓦这边给吸引住。

此时根本就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小孩的身上了。

舒缓的风还在继续吹着,那个气味依旧没有从轰冬美他们的方向离开。

正好,那就让安德瓦看看好了,他的火焰——

可不止是用来燃尽一切的!

积蓄了一点力气,三花朝一个方向跑去,却操纵着火焰往轰冬美的方向而去。

安德瓦适时的挡在了火焰前往轰冬美处的半路上,三花自然也早就料到,火焰在抵达安德瓦面前时,分成了无数小份,绕过安德瓦。

即使有一些被安德瓦拦下,却可以瞬间再次分裂成无数更小的火团,如同水一样,只要有一点点的缝隙,就可以流过去。

最快的那个小火团,已经抵达了轰冬美他们的附近,轰焦冻护在轰冬美的前面,准备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就先抵挡下来。

没想到小火团停在轰焦冻的身前,顿了一会后,以高速开始以轰焦冻他们为中心开始运转,并且不断向外扩去,整个发生的时间,也就那么几秒钟,小火团也越变越大,直至在某一处,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似的,整个散开,变成了一团大大的火焰。

从里面传来了惨叫声。

“怎么回事?那里有人?”

火焰并没有一直围着那人的身上,散开后露出了里面只穿着一条平角裤的人。

那人还在惨叫,在终于发现身上没有那么烫后,停下了尖叫声。

因为火焰的高温一时让他慌了神,导致个性发挥失常,失去了隐身能力,身形全部暴露出来。

但是在发现火焰散去后,马上又使用个性准备将自己隐藏起来,却被眼疾手快的巡警给扣住了其中一只手。

“这下不管你有没有隐身,都跑不掉了。这边抓到了可疑人物——”

“在哪呢?”有人问。

“现在正被我拷着呢。”

“拷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巡警回头看自己手的方向,发现他用来逮捕嫌疑人的手铐不见了,但是握着手铐的感觉告诉他,对方并没有跑掉,手铐也还在他的手中。

巡警了然:“应该是他的个性不止可以让自己隐身起来,还可以让其他物品也隐身。”

“那就一起带回去审问……安德瓦先生呢?”

后面出来的这人,明显要比之前的少年更具有嫌疑。

安德瓦在在哪里?

自然是在追着中途跑路的三花。

没想到就算用这样的办法,也无法逃脱吗?

三花在屋顶之前不断跳跃,偶尔还会钻进小树林或者是小巷子里绕路,却发现怎么都拜托不了安德瓦。

“糟糕了啊……这次是真的没有力气……”

刚刚那招不断分裂小火团出来可是他临时想出来的,不过没想到会那么耗费精力。

三花感觉自己的身体无力起来,那是不同于之前那种体力耗尽的感觉。

当他准备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的时候,刚跃起,就从人类变回了猫咪。

树下站着的人,目睹了这一幕。

三花猫不断往下坠,在树下的人看来就如同慢镜头一般。

在即将落地的时候,一人一猫一同消失在原地。

而追到这个位置的安德瓦,彻底失去了三花的踪迹。

站在伦敦空无一人的深夜大街上,齐木楠雄看着终于摔落在地上的猫开始发愁。

一不小心,就将猫也一起带过来了。

要不要将他给送回去?

刚刚那个地方他是绝对不要再去了,只是站在树旁边,居然会突然掉下来一个虫子。

等等!该不会那个虫子也和他们一起过来了吧?

齐木楠雄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发现以他为中心半径5米的范围内,都没有虫子,安下心来。

“呀嘞呀嘞——”

他要不要将这只猫送到警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