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气复苏下的自走棋 》净窗

第四十章 光源石

......

“请注意,每个地点都有两千枚光源石,一颗光源石五十积分,限时一天搜寻;搜寻完毕不得离开该地区。”

这是腕表所颁布的下一步任务。

有些小队已经开始按照腕表的指示,开始进入山谷之中。

而易川他们还在原地。

“我前天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声音在我耳边说话。”李河脸色苍白,“我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可每次就会被它的声音给迷住,再然后就莫名陷入一种疯狂的状态。”

“刚刚就是那样。”

他神色微微颤抖了起来:“周围的人好像全部变成一些恐怖的东西,把我围住,要吃掉我,杀掉我。”

李河拳头死死的握紧,目光充满了恐惧:“我只有杀掉他们,我才能活下来。”

易川沉默不语,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异变反应的人了。

但李河和胡世川明显不一样,李河状态很稳定,但是如他所说,偶尔会被剥夺意识。

而胡世川,则是完全的陷入了呓语为魔的状态。

“放轻松。”易川拍了拍李河的肩膀,“你知道自己异变的原因吗?”

李河恢复到那个懦弱没主见的学生模样,正脸色苍白的勉强站起来,想了想后,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咳嗽道:“不过,我只要一吸收血脉之力,那些幻听的声音就会暂时消失。”

易川看向万泱,万泱摇了摇头,示意他也不知道关于异变的信息。

“要不先送你回华武据点去。”郑弦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刚刚在旁边听了个大概,总觉得这个比自己还弱一些的人很危险。

“不,我一定要通过试炼,完成任务。”李河咬着牙道:“如果我现在退出了,就直接淘汰了。”

易川摇了摇头:“你得明白,你现在状态不对。”

他见过完全异变状态的秽魔,非常恐怖。

李河苦笑道:“就让我把这个任务完成好不好,我完成后,我就回据点。”

易川眉头皱起,他对于这种异变反应信息了解不多。

“这腕表就没有一个紧急呼叫的按钮么。”易川捣鼓了一下,又把目光看向李河那张期待却又小心翼翼的脸,叹了口气道:“你现在一个人回据点的话,万一中途陷入异变状态,谁都没法制止;而我们送你回去的话,也会因为任务限制而被淘汰。”

“所以,暂时跟着我们吧,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天任务结束,我们也要去据点了。”

李河欣喜的连忙说道:“谢谢,谢谢。”

“那我们先进山谷吧。”易川看向周围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再不去,那什么玩意...”

郑弦在一旁提醒道:“光源石。”

“对,光源石就被人给抢光了。”易川兴奋的搓搓手,他惦记着这个。

...........

一处山洞里。

“还给我!”

李飞扬怒吼一声,死死的看向眼前的敌人。

“你找了这么久,才找到这一些?”这是一个年轻面孔,实力已达到三十缕血脉之力。

此时他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而袋子里是李飞扬搜寻的五颗光源石,他玩味的笑道:“枉我跟你这么久。”

李飞扬牙齿死死咬住,他没有想到,还会有人在暗中跟踪他,抢夺他好不容易搜寻到的光源石。

“想拿回去?可以啊。”年轻人眯着眼,笑道:“来将我打倒,打倒就是你的了。”

李飞扬没有犹豫,直接冲上去和年轻人战斗到了一起。

可没过多久,年轻人将李飞扬给轰飞了。

李飞扬继续爬起来,再次冲了过来。

“你实力不够。”年轻人轻松的挡下李飞扬的全力一击,然后一脚踢在李飞扬的脸上,“明知道打不过我,还冲上来找死,何必呢?”

李飞扬脸上出现了一个狼狈的血印,他嘴角也破裂了,吐出血沫子,恶狠狠的看向年轻人,“我去你吗的。”

然后他再次无畏无惧的冲了上来。

“呵。”年轻人喝道,“滚开!”

他实力强大,李飞扬根本不能给他造成威胁,下一刻,又一拳轰在了李飞扬的胸口上。

李飞扬**几步,死死的咬着牙,悍不畏死的继续冲了上来。

“有病。”年轻人骂了一句,这次他没了耐心,伸手直接抓起了李飞扬的头发。

“嘶!”

头发的疼痛让李飞扬抽搐的呼吸着,他想要转身,可年轻人实力比他高了一大截,完全压制住了他。

“嘭嘭嘭!”

年轻人几拳全部打在了他的身上,每一拳都未手下留情,充满了力量。

直到李飞扬奄奄一息后,他才松开了手,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李飞扬说道:“其实完全没必要对不对。”

“你只需要把东西交给我,我让你走,你再去搜就完了。”年轻人叹了口气,拍了拍李飞扬的脸:“何必再受一顿苦呢。”

他站起身,拿着那个小袋子,笑着看了李飞扬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再见。”

李飞扬浑身剧痛,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可眼睛死死盯着那年轻人的背影,充满了不甘心。

这样的事情在各个任务区,都在发生,无可避免,数不胜数。

......

在山谷之间。

易川眯着眼,看向四处的山壁。

光源石他也找到了一颗,就在山石较多的地界,运气很不错。

而光源石,和它名字是一样的特征,就是会发光,在白天也会闪烁不停。

“也不知道他们收获怎么样了?”易川和万泱还有郑弦、李河他们分开了。

一是因为分开行动方便一些,二是李河和郑弦都必须要万泱看着,才安全一些。

易川继续朝四处山壁搜寻着。

这个世界其他的不多,就是山洞时常会显现在山壁低沿处,就好像是人工特意打造的一样。

“那是?”易川眼睛很尖,在视线内有一处山洞有一丝光芒忽然闪烁了一下。

“自己运气这么好,又要再找到一枚么。”易川叹了口气。

可惜自己抽棋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这样的体验。

易川凝聚力量,原地一踏,朝那山洞里飞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