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真的不想当影后 》乾坤问路

14、《寻找演员》

晚宴连着开了两天,陈若玟也跟着陈立万认了两天人。好在做为一个初中就开始从商的富二代,认人这种事陈若玟虽然不乐意做,但是真正做起来对她来说却也没什么难度。

再加上有美貌加成,就算中间有什么不小心表露出来的瑕疵,也被对方自动无视了。

十月二十日下午,名为《寻找演员》的总赛区选秀活动正式开始。

与市面上常见的选秀节目不同,《寻找演员》并不是一场非要分出一二三名的比赛,而是一开始就以角色为中心进行海选。

双星准备筹拍的四部IP,除去之前官宣的两三个角色之外,剩下共有三十个重要角色,全部要从这场海选中寻找。

四大赛区的数千人经过形象、气质、才艺等方面的初选,能够走到总赛区的,都是或多或少与这三十个角色有一定共鸣的。

来到总赛区后,选定是否能继续往下走的就是选手们的天赋了。

第一个赛段长达五天,参赛的四百名选手按照角色来划分,每天上午从节目组那里获取当天的赛题,以抽签决定上场顺序,进行一段三分钟左右的无实物表演。

“仔细看好,后年的选拔赛规模比这次只大不小,老爸就全部丢给你了。”

做为幕后的大老板,陈立万和陈若玟并不在赛台上,也不在评委席上,而是坐在体育馆二楼视野最好的包厢中,包厢里挂了三个超大的液晶屏,从不同角度进行实况转播。更有专门的人在包间候命,随时准备为父女二人答疑和传达指令。

“《苍穹主宰》是这次选拔赛最大的ip,玄幻向大男主剧本,用来海选的角色有十个,入围总赛区的选手共一百四十五人,这是今天参赛的七十八人的资料。”

总策划张匠将调好了页面的两个平板电脑分别推送到陈立万和陈若玟面前。资料页上是一大一小两张参赛选手的彩色证件照和生活照,以及他们的参选角色,姓名、身高体重、籍贯、个人履历等信息。

“第一个角色是《苍穹主宰》的男主角,陆尘。

我们给出的命题是这本书的高光,复仇之战中的一个片段,陆尘在与反派杀灭天决战时无意中打落了杀灭生的面具,发现杀灭天的**居然是从小照顾自己成人,又为救自己而死的恩师。

杀灭生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用陆尘的血脉之力得到传说中的苍穹八宝,自己的一生原来都只是一个**灭生所摆布谎言。

这段情节在书中主要靠回忆和心理活动来支撑,几乎没有什么台词,最考校演技。”

因为双星业务范围的关系,陈若玟从小也没少看影视剧和小说,对曾经在男频网文中联蝉了一年销量冠军的《苍穹主宰》当然也十分熟悉,听到张匠的解释的考题下意识就皱了皱眉。

“第一轮就考这一段,是不是也太难了?”

如果这个比赛是为了给各地的演员秀演技的也就算了,可是这次的选拔赛参赛的都是没什么表演经验的素人和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第一轮就搞心理表演这么复杂的赛题也太为难选手了一点。

面对小老板的质疑,张匠淡定地点了点头。

“如果是光看这一轮比赛,确实难了些。”

陈若玟没有说话,静静等着张匠的下文,只听他又接着道。

“所以,我们的总决赛考题,依旧是这个。”

陈若玟的脸色这才微微一变,初选赛和总决赛用同一套考题,就能证明出很多东西了。

往简单来说,两个一模一样的考题纵向对比,选手的演绎是否有进步就变得一目了然。

往复杂了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演员都是“灵光一闪”型的,她们在第一次接触某个剧本时的表现可能让人惊叹,可是第一镜往往也是他们表演上所能达到的最高峰,是上线也是下线。

这样的演员……不客气的说,没有丝毫培养价值。

“赛制的保密性如何?”陈若玟问。

这种选拔能够奏效的最基本条件就是保密,不然如果有人瞄准了比赛规则**,前期隐藏实力或者在决赛时找高人指点制造出一副自己“成长空间很大”的假象,就是双星的巨大失误了。

“这一环节是我设计的,知道赛制的除了我以外也就只有总导演和陈董,以及……陈小姐。”

……

台上的表演依然在继续,这已经是上场的第七个人了,一模一样的剧本,极其微少的台词,在看到第三个人的表演时陈若玟就觉得有些乏味了。

她的耐性本来就差,只因为是双星未来的**人,这次的比赛又是双星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选秀,双星高层都很重视,陈若玟才强忍着不耐烦看着。

“为什么要把同一个角色的表演放在一起?这样太容易审美疲劳了。”陈若玟不满道。

“因为放在一起才能更好地比较,表演有新意的演员才能更快脱颖而出。”张匠不卑不亢道。

选手们的表演大多大同小异,陆尘发现杀灭生的真面目情绪震惊,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可是这些演员都不是科班出身,对于情绪的拿捏实在没什么分寸,这就造成了绝大多数的表演看上去都很浮夸。

“这一场比赛会做为《寻找演员》的第一期在双星影视上播?”

陈若玟打了个哈欠问道,见张匠点头,陈若玟哼了一声。

“这种垃圾,播出去怎么可能有人看!”

陈立万有些无奈,张匠是他早年花重金从竞对公司挖过来的策划,经过几年的历练才做到了如今的导演位置。张匠做事并不算多周全,但是主意却不少,为双星策划了不少优质的综艺节目,如今被陈若玟这个外行直接怼了一顿……

果然,只听张匠脸色不太好看地解释道。

“陈小姐,播出的片段是会经过剪辑的。”

“我当然知道要剪辑。”

陈若玟指了指几人面前的液晶屏,十分直接地切入要害。

“哪怕是最精湛的演技,同样的桥段最多重复到第三遍就会给人带来视觉疲劳,我们作为主办方都难以集中精力看下去,更何况什么都不懂的普通观众?这种程度的表演,播出去恐怕连开头90S都撑不过去。

你告诉我,这样的节目要怎么吸引收视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