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洪荒当奶爸 》姑妄信之

第三位徒弟

面对清涟的慷慨,帝俊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按照他以往的性格,是定然想都不想就果断拒绝的,他堂堂三足金乌,才不愿接受别人的施舍了!

但那可是对火灵根有助益的*屏蔽的关键字*啊……帝俊彻彻底底纠结了。

这段日子观察下来,帝俊也看出,这清涟虽说是个弱鸡,自身没什么本事,脑瓜子却是挺灵光的,也不知他脑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屏蔽的关键字*口诀,鸿钧和罗睺在他的教导下,进步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神速。

如果自己也能修几套这样的*屏蔽的关键字*,是不是就能早日提升修为等级了?帝俊有些痴迷地想。

帝俊没说话,清涟倒是颇有耐心地等待着,终于,帝俊开口了,但他的第一句并不是回答自己的意向,而是说:“小爷我早就想说了,小羽是什么鬼名字?本小爷才不叫那个娘儿们兮兮的名字了!”

“哦,难道你先前已有名字?”清涟知道,帝俊这么说其实就相当于默认了自己的提议,只不过他不愿亲口承认罢了。为了照顾这只傲娇小鸟的面子,他也有意不提*屏蔽的关键字*之事,而是顺着帝俊的话头往下问。

“小羽”之名本就是他随口起的,由“黄金羽”衍化而来,当时他还不知帝俊的性格,如今回想,这么温柔的名字确实不大适合它。

“那是当然,”帝俊得意洋洋道,“小爷我的本名可要比这响亮得多了。”

“那是……”清涟做虚心请教状。

“帝俊!”

帝俊原以为会听见称赞声,不想回应他的却是一声错愕的惊呼:“帝俊?!”

罗睺和鸿钧原是被清涟叫走,以免他们留在这里会激怒帝俊,适得其反。但他们一直关注清涟帝俊这边的动静,怕帝俊又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来。突然听到清涟的呼声,俩小孩对视一眼,扭头就朝这边跑来。

“师父你没事吧?”罗睺有伤在身,修为也差了一截,到底还是比鸿钧慢了一步。

清涟却暂时没心情理会俩徒弟,而是失魂落魄地看着帝俊,口中喃喃着什么听不大清楚。

“你对我师父做了什么?!”罗睺见状以为帝俊又欺负清涟,也顾不得嫉妒鸿钧比自己早到一步,一把揪起帝俊的翅膀,后者不曾防备,还真叫他捉住了。

“小屁孩,快放开本小爷!”帝俊挣扎着,喉咙发出低低的野兽般的嘶吼声。

罗睺自然不肯放,帝俊只好用鸟喙去啄罗睺的手

清涟回过神来,忙阻止罗睺:“罗睺,快放手!”

真是头疼,这才一会儿的功夫,这俩小祖宗怎么又要打起来了?

罗睺听出清涟话里的凌厉,立刻把手一松,有些惴惴不安地看清涟:“师父,我……”

清涟却顾不上理他,而是转向帝俊,急切地问:“你方才说,你叫帝俊?”

“本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帝俊。”帝俊挣脱了束缚,又露出狂妄不驯的神色。

“你不是黄金羽?”清涟的呼吸变得急促。

“本小爷怎么可能会是黄金羽那种娇滴滴的宠物鸟?”帝俊像是被清涟的话惹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语气很是不屑,“本小爷可是——”

话说到一般,帝俊却突然打住。

若是以往,他定会自豪地说出自己是天底下唯二一只三足金乌,但此刻却不同,他受了些伤,又有两个能克制自己火属性的全灵根在旁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暴露了身份,如果这些人起了歹心该怎么办?

先前帝俊一直不表明身份,甚至还把第三只腿隐藏起来,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三足金乌可不是那些普通灵兽可以比的,相传吃一口肉,可以增加千年修为,他虽狂妄自大,也不想成为一个人人都觊觎的活靶子。

帝俊缄口不语,清涟却接着他的话道:“你是三足金乌!”

“你、你怎么知道的?”帝俊大骇,全然不顾自己的话正是间接回应了清涟。

清涟内心的震惊不比帝俊少多少,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养了这么久的“黄金羽”,突然有一天会变成三足金乌这等传说级的鸟!

难怪他的眼睛是红色的,难怪他能开口说话,难怪他还能口喷烈焰……以往种种想不通的,此刻都得到了回答——因为这压根不是什么黄金羽,而是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乃盘古左眼所化太阳星中所生,一名帝俊,一名东皇太一。这两只鸟最出名的,并非他们高贵的身份,而是他们日后的所作所为——

帝俊和太一,正是日后妖族天庭的两大主宰,一度是统治整个洪荒的皇!

要说遇到传说中的道祖鸿钧和魔祖罗睺,清涟还不是太惊讶,心想可能只是重名,但眼前的帝俊定然就是历史书上的那个帝俊,你看他都间接承认自己是三足金乌了!

一时之间,清涟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三足金乌?鸿钧和罗睺则一脸懵。这时妖族天庭还没成立,帝俊太一兄弟也没扬名,他们不知道三足金乌的存在也纯属正常。他们只是很奇怪,一向淡然的师父怎么会这般不镇定?

“可、可不、不是说、说三足金乌是三、三、三条腿的吗?”震惊之下,清涟说话都结巴了。

帝俊见事已至此,再藏着憋着也没什么意思,干脆显出被自己隐藏的第三条腿,冷哼道:“大惊小怪,小爷我藏起来罢了。”

眼前的帝俊和历史书上三足金乌的画像对上,帝俊虽略显得有些稚嫩,但大体上是可以重合的。清涟彻底相信了帝俊的身份。

所以说,他养了一年的宠物鸟,其实是日后的洪荒霸主?

老天爷,他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清涟脸上所有的表情变化,全被一旁默默关注他的罗睺收录眼底,看着难得不淡定的师父,罗睺心里涌起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屏蔽的关键字*三足金乌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但能明显感受到,师父对帝俊很重视。

甚至比对他还要上心。

罗睺不太友善的目光落在一旁洋洋得意展露第三条腿的帝俊身上,薄唇紧抿,脑中出现一种不好的预感——

也许,他很快就会有师弟了。

***

罗睺的预感很快就成了真,清涟没要求帝俊拜师,倒是帝俊在自暴身份后,干脆主动提出要拜清涟为师。

帝俊是这么想的:清涟既然愿意无偿教自己*屏蔽的关键字*,他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这不太符合自己尊贵的三足金乌身份了,他帝俊可不想欠别人的,这要传出去有损他帝俊小爷的名声。思来想去,不如就拜师,也算有个名正言顺的由头学习*屏蔽的关键字*。

还有一个原因,帝俊是见识过清涟教徒弟的,可谓是尽心尽力倾囊相授。他有点担心清涟会糊弄自己,不肯尽心,干脆就拜师,想必这样他也不好意思不一视同仁。

欧耶,他可真是个计划通!

对于帝俊要拜师的请求,清涟的想法则要复杂一些。

他是知道未来历史走向的,很清楚帝俊将来会取得的成就,如果自己真收了他为徒,岂不是意味着他就是未来的帝师了?

清涟倒不是贪图帝师的地位,若他是那种重视身份享受的人,当时就不会拒绝后土的挽留,而是选择留在巫族部落当一名大巫。他更关心的,是安危问题。

不管是妖族也要,巫族也罢,按照历史的记载,未来是必定会有一场大战的,届时他不管投靠哪一方,都注定不会有好下场。若非如此,他又何必要千里迢迢来昆仑山寻女娲呢?

就算有荣华富贵,那也得有命享不是?

清涟的要求不高,在这茫茫洪荒之中,他只希望能活下去,然后,再想方设法重新走上修行之路。

他之所以肯收鸿钧和罗睺为徒,也是因为想通过收徒这一方式,使得他这一派所学的*屏蔽的关键字*流传下去,如果自己这辈子都没法修行,至少还有徒弟能替他完成这一愿望。但帝俊身份却不同,如果他答应收他为徒,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要知道,在历史上,帝俊名义上的老师只有道祖鸿钧一个。自己收了帝俊,岂不是改变了历史?

清涟作为穿越者,唯一的优势就只是知晓未来历史发展的走向,可以提前规避风险。如果连这微弱的优势都不存在了,未来他又该如何安身立命呢?清涟不敢往下想。

但换个角度想,如果他收帝俊为徒,能借此机会劝说他,让他不要建立妖族天庭,或是不要与巫族起冲突,岂不是能避免未来那场可怕的大劫?

凡事都有两面,就看你怎么去看待它。

想通了这一点,自从得知帝俊*屏蔽的关键字*后一直笼罩在清涟心头的阴霾散去,让他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豁然之感。

“好,我可以收你为徒。”清涟笑着对帝俊道。

“师父。”帝俊闻言大喜,摇身一变,从鸟身化成一个身量不高,气派却十足的少年。只见他金发红眸,身着一件描金绣凤锦袍,还没完全长开的五官尽显睥睨之色,眉宇间透着说不出的优越感,看起来,就像是从哪个富贵人家出来的小公子。

清涟看着他,轻轻点头,只说帝俊狂妄睥睨的模样同自己想象中的差别不大。

一旁罗睺看着,不觉刀锋一般的双眉已紧紧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