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开花落万年长梦 》白月长莹

第二十章

从昏迷中醒来的林千霜,看向四周。焦急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姐姐在哪?”她抓着清河的衣领,眼泪打湿了地板。

清河撇过头,没用勇气去直视她的双眼。“对不起。”这三个字,打碎了林千霜的希望,是她落入绝望的深渊。

少女只能跪在地上哭泣,因为她什么也做不到。

庄墨羽,咬着牙,拼劲全力站了起来。“我既然答应要保你姐妹二人,那我就绝不能食言。”

“你这份身体要到哪去?”清河拉着了他,摇了摇头。

“那能怎么办?你的法术每日只能用一次,现在你比练气期强不到那去!”他抓住了清河的手臂,死劲的拉着。“放手!我叫你放手啊!”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个人去送死啊。那个张罡的实力我们两练手才勉强能够战胜,他口中的那位大人是什么修为你知道吗!你去了除了让这凉城多了一个怨鬼,什么也改变不了啊。”

“即使如此,我依然要去。我是个男人,承诺的事一定要做到!”

“够了!”林千霜抹了抹眼泪,右手放到庄墨羽抓住清河的手上面。“你们两个现在,恐怕连我都打不过吧。去了,也是丢了性命,还不如不去。姐姐的事,我会请林家族老来解决的。”

两人沉默了,连最伤心的她,也要比二人要更有理智。可,林家族老即使拼劲全力赶来,也得数日。到那时,林千雪恐怕……

“还有一个办法。”清河低语一声,因为他没有勇气证明这个豪赌能够成功。“墨羽,你还记得凉城以西是什么地方么?”

“张家!”庄墨羽眼里突然多了一分希望,可又消失了。“张家和我庄家以及林家是世仇。你认为他们会出手相助?”

“不是还有我宁家吗?北五家:林、庄、宁、张、侯。好歹是三家嫡子的请求,张家,碍于身份说不定会答应出手。”

“只能如此了。”庄墨羽向门走去,但虚弱不堪的身体又倒了下去。

清河叹了口气,背起了庄墨羽。“我们走吧,千霜。”

门吱呜的响起,三人向外走去。店家看林千霜要走,连忙去催促修补房子用的赔偿。

林千霜抛出一锭金子,砸在了店家的脑门。

清河背上的庄墨羽笑了笑。“看来,你发起脾气可比姐姐直接的多。”

就在此时,张家,发生了大事。

庞大的家族,竟变得支离破碎。

……

林千雪打着哈欠,起了身。“刚刚那是霜儿?还有清河背着墨羽?他们要去哪?”林千雪摇了摇头,甩掉了剩余的迷糊。“梦……么?”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却能感到手心被妹妹的眼泪所浸染。

“你醒了?”冷香站在林千雪的面前,手里鼓捣着小瓶子。异样的气味刺激着林千雪的鼻子。

“魔修!”手中一点青火被冷香轻轻吹灭。

“放心吧。人家对女人可没兴趣。至于你的灵魂吗……收了也纯属浪费人家的瓶子。”冷香大量着林千雪的上下,挺起了自己傲人的胸脯,嗤笑一声。

火大的林千雪巴不得去给她脸上来一拳,可她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可不是鸿沟二字可以形容的。

昏暗和潮湿感让林千雪感到不适。“喂!既然不杀我,为何还要囚困我?我也不怕我吃穷你们?”

“小妹妹你可真逗。这地方最多的就是肉,多到让你吃个几百年你都吃不完。至于是什么肉嘛……我想你还是不要去想比较好。而且,你可是我们堂主抓回来的,堂主不让放,你就走不了。”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万恶殿,憎恶堂。不过这里只是新建立的堂口罢了。小妹妹你还想盘问姐姐什么情报?姐姐就当解闷了,都告诉你,反正你绝对没办法活着走出去。堂主的玩具有很多,没有一个能玩过三天的。”

林千雪沉思片刻。“那,那个小孩子,就是堂主?”

“没错,很可爱吧。就是不着么亲近人家。唉——等我……”冷香嘻嘻一笑,抚摸了一下白色的瓶子。林千雪感受到瓶子中灵魂的跃动。

“原来如此,禁魂瓶。你是西蜀的巫?”

“哟,小妹妹懂得可真多。没错,姐姐就是巫。最擅长下降头和囚魂。”冷香没有掩饰,但她若不是傻,就是有绝对的自信,即使林千雪知道所有的秘密也不会把这份情报带出去。

“姐姐我,在三千年前可是很有名声的。唉——可惜姐姐爱上了个负心汉,姐姐把他杀了,却乱了道心,堕了魔。”冷香看起来有些遗憾,但那只不过是装的罢了。

话不可信。林千雪看着冷香,心里探出这四个字。冷香的话中,里面掺进去的谎言恐怕至少七成。魔修,可不是乱了道心就能成的了的。没有强烈的恶欲,是无法堕入修罗魔道的。

冷香眯起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林千雪。“姐姐要走了,毕竟姐姐可是很忙的。劝你不要想着逃跑,门口有我布下的陷阱,会*屏蔽的关键字*的那种。”

冷香走出房间,关上了房门。

林千雪从口中吐出一个黑色的“圆石头”。那块圆石头落到地上开始不断的蠕动,蝎子的尾巴缓缓的舒展着。

“真不愧是“最擅长下降头和囚魂”,这下蛊的手段可真不怎么样。”

林千雪一脚站在蝎子的身上。她看了看大门,门上确实有着很惊人的灵气在流动着。“啧,早知道就多看点解阵之类的书了。”书到用时方恨少,林千雪只能再坐会床上,运气*屏蔽的关键字*打坐修行,等待着时机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