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圣斗士]米诺斯大人正在思考中 》北云音

第五十五章

“糟糕,这很不妙啊。”

“是啊,确实很不妙……”

又是一个不眠夜,我抬头瞄了一眼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往山下望的阿斯普洛斯,疑惑:“你又不睡觉,在这叹什么气?”难怪以后没弟弟长得高,而且为什么我每晚都能见到他啊?月下相会的频率是不是太频繁了点?

“我以为你至少会用感激的语气,在教皇大人面前,我可没提你的事。”他看着我的表情,举起手伸了个懒腰,“德弗特洛斯感冒了,我在算现在从这里到村子买药要用多久。”

“假传圣旨的抓到没有?你之前不还怀疑我是冥斗士,打什么主意呢?”我忍不住跟着也伸了个懒腰,怪不得白天他弟树都不爬了,原来是生病,“天亮之前怕是回不来,感觉守卫似乎加强了不少,得绕路,我去吧。”

“感觉人情越欠越多了……整个圣域翻了一遍,都没找到那人,可他当时拿的确实是教皇传令时的纸。”阿斯普洛斯转过头用自信的语气说,“维梅尔,你有秘密,但我早晚能自己把它挖出来。”

“好啊,随便你。”好歹也是卡伊洛斯亲自下的套,能抓到才是有鬼了,我保持微笑不为所动,并补充了一句,“你可没欠过什么人情,反而是我欠的比较多。”

不等他反应过来,我直接翻下山崖向着山脚的村子跑。其实这里山麓上的设施十分完备,宿舍周围连竞技场和剧场都有,在日常训练受伤家常便饭的圣域,医馆不止有一处,黄金十二宫每一宫后甚至都有单独的医务室呢,根本没必要特地往那么远的地方去。但可惜在座的各位大多数都有点封建迷信,坚持觉得德弗特洛斯是灾星,没人愿意治。

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圣域的构造?别问,问就是当年被天蝎座套麻袋后爬楼梯路上热心市民蟹某介绍的,详细到山羊宫厨房备用菜刀放在哪我都有点印象,我深刻的觉得马尼戈特小时候怕是没少挨赛奇的打。

今晚的守备确实比前几天都要多,已经到了每隔一百米都有几个杂兵提着灯往草丛里看的地步,在经过无数次紧张刺激的急刹车,翻山越岭的我终于用雪姨的气势叫开了罗德里奥村里唯一的一间诊所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大叔,虽然在睡梦中被人强行叫起来,听我说过来意之后,依旧尽职尽责的开始抓药,我站在桌子前呆了一会儿,想起一件很关键的事情:“……啊。”

“怎么了,小哥?”

“我没带钱。”我诚实地说,心里开始盘算现在出去随便找一家无辜村民下手偷盗的可能性,“呃……你等一下,我去……”

大叔用行动阻止了我祸害他人,把用褐色的纸包得整整齐齐的药塞过来:“算啦,也不是什么稀有草药,这个时间来,朋友烧得很严重吧?”他絮絮叨叨,又从旁边抓过一卷绷带,“自己胳膊上的伤也要好好处理啊,这上面浸了药水,也一块儿送你了。”

“哎?”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左手抱着药包,右手抓着绷带,看了一眼手臂上渗血的抓痕和淤青,冥界人身体素质好得很,不用管它过几天也会消失,我压根没当回事,舌头打着结回道,“谢、谢谢。”

“谢什么谢,看你这打扮是新来的候补生?我们整个村子都受圣斗士大人们的庇护,做点分内事也是应该的。”我一脸茫然地被大叔推出去,听他笑着说,“训练加油啊,快回去吧。”

“不是……我……”门关上了。

我他妈是那种能止小儿夜啼的恐怖冥斗士啊!

迎面被热情和善意糊了一脸,我一边感叹圣域果然民风淳朴,一边吐槽谁要加油做圣斗士训练啊,恍恍惚惚地往回飘。星光铺了满路,我放轻呼吸,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发出来,整个世界有点安静过头了,只有不知名的小虫在发出阵阵鸣叫。

我回过神来,穿过一座拱门时,意识到了哪里不太对,按照我去时的观察,这里应该有至少五个杂兵驻守并来回巡视,现在别说有人,感知范围内除了我自己,连个喘气的都没有:“奇怪……”这自言自语的尾音被利落的掐断,偏头躲过了一片极速袭来锋利程度堪比匕首的叶子,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靠,好险,差点被瞬间毁容。

“哪里奇怪?”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搭在了我肩上,轻轻巧巧看似没用力气,却令人难以动弹,我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东西,整个人汗毛倒竖,见鬼了我真的是,人家手都伸过来了,我却根本没感觉到周围有谁在。

我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一顿一顿地缓缓转过头,对上了一双颜色有点熟悉的、平静无波的眼睛,视线下移,金色的铠甲在月光下冰冷地闪烁,我辨认出这是狮子座的黄金圣衣:“噫!晚、晚上好哦?”

不知道其他人面对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反正我现在是一动不敢动。当代最强、传说中的英雄,希绪弗斯的哥哥,雷古鲁斯的爸爸,伟大的伊利亚斯巨巨,此时此刻正面无表情地一只手按在我肩上,另一只手握拳,距离不到半米,感觉下一秒就会直接给我一个大。

吾——命——休——矣——!!!

我灵魂抖动,脑内尖叫,瞳孔九级大地震,差点流下眼泪原地昏倒,吓死我了,什么东西,怎么回事,他还是人吗,离得这么近我他妈居然连一点气息都没察觉到,简直就和旁边的灌木丛一样毫无存在感,拉达曼提斯哟!你到底是怎么打过他的!教教我啊!

“……大哥别。”我思考了一下,觉得在这和他开启战斗模式估计能拆了半个圣域,并且还可能打不过,沉痛地说,“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冥斗士?”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有点希望自己此刻没有长头:“你能先把手收回去吗?我不想吃闪电光速拳……呃,等离子光速拳也不想。”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感受到威胁的身体自动燃烧起了小宇宙,虽然几乎同时就被我用理智熄灭,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我已经是证据确凿可以直接被判刑级别的有罪了。伊利亚斯给人的第一印象十分震撼,虽然他只是用那双和雷古鲁斯一样的蓝眼睛瞪着我,但我却有一种比在亚特兰蒂斯面对暴走的海皇之力还危险的感觉,脑子里转了十几个编好的理由,在这样的视线下,谎话突然变得很难说出口。

“……我没有恶意。”我垂下眼皮认命地小声叹气,“你大概不会信,但具体的理由我不能说。”

眼下的状况,给自己按个反抗命运不愿成为魔星的倔强人设都比这样语焉不详地说大实话强,我自暴自弃,绷紧肌肉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在这个时间点和伊利亚斯大打出手,赌上天贵星的尊严全力逃跑应该还是做得到的!大概。不,在我决定逃跑的时候尊严什么的它就消失了吧可恶!

出乎意料的是,他收回了手。周遭的空气一松,我才发现他刚才甚至没有过多地燃烧小宇宙,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类存在,呼吸就像叶子随着微风颤动,行走就如爬山虎悄悄攀附院墙,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清澈,这样的透明感我只在冥府的几位神明身上感觉到过。

“风与大地早已经把那个雨夜森林中的一切告诉了我。”他语气平静,仿佛在闲话家常,“而现在它们说,你没有说谎。”

我被大佬的气场压得一时说不出话,憋了半天挤出一句:“那我可以走了吗?有个感冒严重的家伙在等着吃药呢。”

“双子座的暗星?”伊利亚斯用肯定的语气说疑问句,“就算如此,我也绝不可能无视一个冥斗士在圣域自由行走,更何况假借教皇之名传令的人还在暗处……那是在自然之上的什么东西,连我也抓不住它的踪迹。”

“我会解决这件事。圣战开始的契机不在当下,至少此刻我们目的一致,冥府也不会允许那玩意儿搞太多事,前提是你们不要妨碍我。”我乱扯了几句做出保证,“而且你们也太迷信了吧,什么凶星之类的,德弗特洛斯可是个好孩子。”

“神殿的预言并非空穴来风,但也确无绝对。”不知道这是信还是没信这番话,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变得有点像看珍稀动物,“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会如实和教皇报告。”

“你都没问我的名字。”也是,我这种冥斗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雅典娜见了都忍不住当场发卡,哈迪斯听了怕是要一巴掌给我拍回雷峰塔关二百年禁闭。

“如果我问,你会讲真话?”

“……不会。”啊,神啊,你看,我找到比阿释密达还气人的生物了。

“世间万物会帮我看着你的一举一动。”伊利亚斯让开了路,侧过头低声说,“若你表里不一,狮子的镰定会割下你的头颅。”

我:……

你这是恐吓吧!

我头也不回地光速离开这个魔鬼地方,几秒之后,身着法袍的赛奇从天而降,周身萦绕着宛如夏日流萤一般星星点点的光,迎着伊利亚斯的注视,他摘下了教皇的头盔。

“您都听到了。”

“嗯。”赛奇单手拍散了周围的磷火,显然是靠着它们隐藏了自己,“其实还想亲眼看一看,总觉得声音有点耳熟,但对方很敏锐,所以我只留了听觉在外,你没有出手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吧?”

伊利亚斯碾了碾指尖冒出来的血珠,轻咳一声回答:“他躲开了那片叶子,在那一瞬间爆出的小宇宙也确实刺伤了我。认真打起来,如今带病的我或许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教皇大人,时间不多了。希绪弗斯定能通过圣衣试炼,在那之后,我要借神谕亲自探问他的天命。”

“……我知道了。”

以上对话显然我无缘听见,听见了我也只会真挚地说大哥你误会了,病不病我都不想和你打架,真的,比我冥衣头盔上镶的宝石还真。

此时我正看着阿斯普洛斯熟练地在宿舍后面点火煮药,时不时帮忙递两根树枝添柴,算算时间,现在差不多是凌晨三点,终于忍不住说:“你到底熬了多少夜?真的不困?”

“我平时晚上也会花很多时间读书或者练习。”他手上动作不停的轻声说,“德弗特洛斯有时候也会对着巨石练拳,但一般睡得比我早一些。”

“你这样老的快。”我实事求是,想到双子座祖传的一键染发技术,觉得至少他以后不用担心白头发,说到底冥王给的肉身到底会不会长白头发啊,我纠结了一会儿,决定抛弃这个蛇皮问题,“你们白天训练场的操作已经够斯巴达了,没必要对自己这么狠吧。”

“我想让德弗特洛斯像我一样活着,而不是连生个病都只能偷偷去山下买药。”阿斯普洛斯的语气强硬了起来,“我做过承诺,要改变这一切,所以……”

“停停停停停。”复杂地打断了他,虽然我知道他要说啥,不用想就是当教皇,这事儿十几年后的阿斯普洛斯黑化时天天在我耳边念,还附带讲射手座的坏话五十句,听得我耳朵里的茧子都冒出来,“我懂你意思了,你可以,你一定行。”

“说起来,你们圣域的预言都出自哪里啊?叫什么神殿……”我强行转移话题,用充满求知欲的口气问。

“德尔斐神殿。”他接上了我起的话题,“双子座凶星的预言也是出自那里,但我觉得都是胡说八道,命运明显是掌握在人们自己手中的。”

“是啊,连伊利亚斯都说事无绝对嘛。”

“!?”阿斯普洛斯丢掉了手里的一截木头,跳过来扯住我,“你刚刚说谁?你见到伊利亚斯大人了?”

“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和平的聊了几句。”我睁着眼睛说瞎话,低头观察了一下他闪闪发亮的眼神,略作沉默,“等会儿,这是什么表情,你不会也追星吧?”

他脸上挂着既庆幸自己没有偷偷溜出去买药被抓个正着,又遗憾失去了见到偶像巡夜现场机会的魔幻神色,蹲下把煮好的看起来很不好喝的药汁端起来,白了我一眼。

“怎、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希绪弗斯。”

“……”你看我信吗?